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| 文章内容

读书与人生(三题)

发布时间:2018-02-24  |   点击次数:498次  |   作者:黎民  |   来源:

死书要读活

 孔子穷困潦倒周游列国始为圣人是一场修行,东坡一贬再贬颠沛流离客死异乡仍忘情山水是一场修行,曹雪芹偏居一隅举家喝粥不忘初心终成红楼是一场修行。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何尝不是一场修行?无论读书是由厚到薄还是由薄到厚,无论读书是山重水复还是柳暗花明,都是一个苦乐更迭的过程,痛苦是因为渴望幸福,失去是因为希望得到,信仰是因为心存梦想。

 不知何时,书籍已融入我的血脉中,多少年来无论得意还是失意,书籍始终是最忠实的朋友,就像祖里养的那条老狗,无论贫穷富贵,始终不离不弃。时光如白驹过隙,现在想不读书都不行了,如高速行驶的火车,停下断非易事。每天行走于俗世,如果不看看书就觉得如行尸走肉一般,惭愧自己挤占了地球的空间,在浪费人间稻粮。我曾跟朋友开玩笑说:倘若某日我垂垂老矣,身体里什么零件都可以出问题,但眼睛不能出问题。如果眼神不好了,人生中的美妙文字该如何享受?俨然美食家突然失去了味觉,那不是炼狱一般的日子么?

 读了许多有字书,也体验了许多无字书,突然幡然醒悟,社会才是一部大书,倘不把这部大书读薄读透,怎么可以以一介书生自称?我从不人为地去“掉书袋”,更不会炫耀自己有“行万里路破万卷书”的资本,我总怕自己路走得少、书读得不多、学问没做好因此露出了自己的村相,曝光了自己的浅薄。所以无论多么落魄失意,我从不停止读书,我十分感谢书籍陪我走过了孤独和寂寞的时光,陪我一天天长大成熟。穿越时空的隧道,我始终相信光明在前。

与圣人同行

 读史能读出一腔热血、见贤思齐。读史既明智慧心又神交圣贤。焚香净手,读圣贤之书,生诗书之气——孔子“克己复礼,万世师表”;孟子“舍生取义,信善性善”,圣哲慎终追远,可拜却难学。屈原“忠而见逐,情何以堪”;司马迁“成一家言,重于泰山”,大家高山仰止,虽不能至,却令人心向往之。嵇康“内不愧心,外不负俗”,陶潜“富贵烟云,采菊东篱”, 他们风流洒脱,来如风雨去似微尘。李白“笑傲王侯,空怀壮气”,杜甫“耿耿星河,天下千秋”, 李杜如日月星辰,光耀神州。苏轼“君子之风,留泽万古”, 曹雪芹“圣哉忍者,踏雪无痕”, 如此青史留名,几人能做到?

 东坡居士(苏轼)和芹溪居士(曹雪芹)都与佛有缘,他们二人亦有缘,“雪芹”二字出自东坡之诗“泥芹有宿根,一寸嗟独在;雪芹何时动,春鸠行可脍”,这般巧合自是奇缘。东坡先生和雪芹先生常入我梦,二位快人快语,都是性情中人,所著文章如春雨润物,如气满乾坤,如雁过留声,如青松不老。尚之拜之,读之念之,刻骨铭心,灿烂之极。执东坡之卷,读雪芹之书,每个人都可以在文字里找到自己的生命印记,那是阅不尽的人间沧桑,那是参不透的人情冷暖,那是诉不尽的岁月轮回。欢笑泪水,得意失意,叹息怀想,无不是生命的探索。东坡的词,雪芹的书,是值得一辈子品读的,是可以当作佛经来读的,是可以常读常新的,是不会老去的记忆。因为他们的存在,世间才会精彩,人生才有况味,文化才能香远。

 与书同行就是与圣人同行,不亦乐乎,不亦快哉。

诗经里的爱情

 蒹葭苍苍的少女从诗经楚辞里走来,吴带当风的仕女从唐诗宋词里走来,千年修炼的狐仙从聊斋仙界里走来,银装素裹的白娘子从断桥残雪上走来,明眸善眸的七仙女从槐荫古树下走来……那是少年的爱念、少年的情愫、芬芳的烈焰、深谷的幽兰。少年白衣飘飘,阡陌之上的女子婀娜婉转,一顰一笑百转千回,醉了公子,醉了深秋里的红叶。斜阳晚照下把酒临风,酒里就有了一个真实的自己,那一刻人生也可以相忘于江湖。春情勃发足以抵挡百万雄兵,思念如水怎敌美丽的铺陈,于是落笔生花,于是有了《诗经》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的焦渴,于是有了“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优哉游哉,辗转反侧”的缠绵。凄美灿烂,空谷绝响,陶醉绵长……所有凄美的辞藻都无以形容,如国画留白给人无限的空间遐想。

 那些从《诗经》里走出的爱情,少了人间烟火,多了唯美期待。世俗的一切那么遥远。没有结局,只有开始;没有纠缠,只有怀念;没有功利,只有爱情。诗经里的“情爱”与理想形影相随,与情爱结伴而行。不染纤尘,超然物外,如一坛老酒,窖藏了千年,敦厚绵长。于是在某个清晨、午后或黄昏,赏一地桃花,望几株春梅,抚几枝嫩竹,蓦然惊觉人生如梦。

 千年万年可以堆出一座山,可以淌出一条河,可以改变世界,可以把羽扇纶巾的少年磨成白发苍苍的老者,而唯一不变的是心中深藏着的爱情传奇。岁月无情,人生有意,那些海誓山盟不管是出自黄牙稚口还是中年热血,都是生命激情的回荡。长江流水,悠悠白云千载;雕栏玉彻,惯看秋月春风;大千世界顿悟了那些刻骨的人,铭心往事终究值得让人怀想。爱到深处无怨尤,爱足以打败俗世的一切。有了爱,今生今世还有什么不可以原谅?诗经里的爱直逼内心,入骨入髓。

 古有宴酣之乐,今有读书之乐,读书是需要、是情趣、是操守、是超然。今生今世不管身居庙堂还是置身江湖,我们都应扪心自问:是否存有浩然之气,是否存有精神魅力?是否存有充实人生?读书就是超越人生,读书就是责任担当,读书就是精神段位,读书就是固守道德。所以说:读书是一生的事。读书永远在路上。读天下书知圣人礼。读书可明德养心、可恰情传家。